用户名:密码:
  • 地址:广西南宁市金湖路49号
  •      圣展酒店A座2606室
  • 传真:0771-4966490
  • 邮箱:2869193648@qq.com

“谷歌”假药肥致广西数千亩甘蔗减产或绝收

2014-06-03 17:25:15 发布人:admin [] [] [] 资讯来源:新华社

    新华社南宁6月2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潘强)原本用以“增肥防害”的药肥实为假药肥,标榜的主要成分经检测含量竟然为零,打着“试验”的幌子实则非法销售……
  近日,一种名为“谷歌”的药肥在广西北海、南宁等地农村大量销售,商家打着“药肥两用”的幌子,制售假药肥。调查发现,“谷歌药肥”仅在广西销售量就过万吨,数千亩甘蔗因此减产或绝收。“谷歌药肥”究竟是如何流向市场的?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。 

  “蔗苗种下两个月不见长,每亩损失上千元”
  在北海市南康镇近郊的一个村庄,这里种植了大量的甘蔗,一部分长势较好,另外一部分则长势缓慢。记者在田间发现,有的甘蔗苗甚至已经坏死。
  当地一位姓陈的蔗农告诉记者,他种植甘蔗已经有5年多时间,今年种植了10多亩甘蔗,种植之前就听说有一种“谷歌药肥”,可以使土地增肥并且加快甘蔗成熟。由于是第一年试用,他只购买了3亩地的“谷歌药肥”,每吨价格在3500元上下。
  “没想到,一个月过去了,甘蔗现在长势出现了这么大的差异。”陈先生说。像他这样的蔗农,村里至少有十几户,目前每亩甘蔗地损失估计上万元,如果错过补种季节,不少蔗农将面临绝收,损失更加惨重。
  合浦县西场镇的莫大姐遇到了同样的情况。莫大姐说,她十几年来一直种植甘蔗,眼下正是甘蔗生长旺季,她却遇到了难题:往年这个时候,甘蔗苗至少有一米多高了,但使用了“谷歌药肥”之后现在她家种植的甘蔗比别人家的矮了半截。“我们家就靠种甘蔗赚钱,甘蔗减产绝收,全家收入就没了!”莫大姐说。
  广西是“中国糖都”,原料蔗种植面积、产糖量已连续20多年居全国第一,蔗糖产业已成为广西一个横跨工农、惠及城乡的优势特色支柱产业。
  赖家文是一名“谷歌药肥”经销商,同时也是蔗农,通过他销售的“谷歌药肥”有4吨多。抱着增产的希望,他自家22亩甘蔗地也使用了部分“谷歌药肥”,结果长势同样很差,花了大本钱的甘蔗苗全部打水漂,之后他又花了2万多元将使用过“谷歌药肥”的甘蔗地重新补种。 

  假药肥是如何流向市场的?
  北海市合浦县农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西场镇销售使用的“谷歌药肥”由南宁百农科技农资连锁经营有限公司合浦西场服务部代理,服务部直接从南宁谷歌植保技术有限公司分两次共购进30吨“谷歌药肥”,目前已经销售了14吨,剩余的16吨药肥已退回。
  记者随后采访了解到,仅南宁、北海两市就有至少2000多亩甘蔗地蒙受损失。调查显示,生产“谷歌药肥”的南宁谷歌植保技术有限公司去年至今年共销售了1万余吨药肥。
  记者在一份宣传资料上发现,“谷歌药肥”标注的主要成分为“苏云金杆菌”。根据权威部门对“谷歌药肥”的检测,“苏云金杆菌”并没有被检出,含量竟然为零。“谷歌药肥”还使用了含氯离子较高的复混肥原料,而甘蔗属于忌氯作物,当吸收量达到一定程度,会明显地影响产量和品质,肥料氯离子含量较高,极易造成蔗苗死亡。
  南宁市谷歌植保有限公司没有生产农药和化肥的许可证,公司负责人林志健说,他们首先花钱从另外一个公司买来了相关证件,“谷歌药肥”也只是由另外两家公司代工,且来料加工成本费用仅为每吨170元到210元左右。
  赖家文介绍,去年年底厂家派人到镇上宣传,说“谷歌药肥”好,能够防虫的同时还能让土壤增肥,中途不用使用任何农药就可以增产,每亩增产一到两吨左右。为了吸引蔗农参加宣讲会,厂家还给每人发了20元钱召集蔗农开会。
  “当时去的人不少,很多人都是冲着‘药肥’去的,都以为是新技术,为了省事,大家就相信了。”赖家文说。
  专家呼吁整顿市场弥补行业漏洞
  广西壮族自治区土壤肥料工作站一位负责人表示,我国作为农业大国,药肥市场潜力巨大。但从现实看,目前我国药肥产品还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,产品均为企业标准,部分药肥产品有效成分含量低。在市场监管中多部门职能交叉,很难对这些产品进行分类和检测,造成一些假劣产品流入市场。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地方的农业、质监和工商等部门缺乏对农药市场的全面监测,不少是被动执法,很难从根本上做到切断假农药、假农资的“毒瘤”。
  对此,全国人大常委、农业农村委员会委员蔡昉建议,杜绝假农资坑农害农事件发生,要在生产流通环节对农资产品加大监管力度,更需要加大对不法企业、商贩的惩治力度,切实提高违法成本,才能打消不法分子非法敛财的念头,从而有效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。
  专家还建议,农资监管可以参照食品药品监管的方式,实行“一条龙”监管,并探索建立强制性质量安全保险制度,引入保险等社会力量加大对农资企业进行监督。
  广西农业科学院甘蔗研究所副所长吴建明说,目前我国农民对农资的辨识能力还比较缺乏,有关部门还需采取积极措施普及农资产品知识,提高农民的识别能力。(完)